◆懒鱼没有雨◇

从现在开始,

少吃点儿,

多学点儿,

讨人喜点儿,

开心点儿,

就这样,

我爱你。

卷毛教你花式夸男朋友

大爱啊!!!哈哈哈哈哈哈,高甜😘😘😘

卷毛先生:

更新一下之前的凯吹合集,又名《外貌描写素材大全》《少女心的正确打开方式》…


我都不敢相信,原来过去一年的我是这么地……高产(划掉)闲得蛋疼ˊ_>ˋ


按时间顺序整理:


 


 


《一个关于拔智齿的小故事》


眼尾上扬,眼睫纤长,眼瞳乌黑,并有水盈盈浸过。


 


《罗森,罗森》


身边的少年抿着唇,手里攥着一张手帕纸,在脖颈处擦拭着。


手指骨节分明,手臂弯曲时有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


从侧面看,眼神有冰雪。


 


《半岛铁盒》


“老板——”


“怎么了?”


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杂志的老板抬头,看眼前立着的少年。


隔壁国中的学生,店里常客。


皮相长得好看,气质怪酷的,自然也记住了。


 


《列车》


井程梭巡的目光在寻觅的途中陡然一顿。


伴随着提示列车到站的甜美女声和从窗外钻进车厢的夏季海风,定格在了列车倒数第二排靠窗位置的某个男生脸上。


那是张井程并不陌生的面孔。


高鼻梁。桃花眼。平下巴。浓黑的眉毛和长到可以清楚看见阴影的睫毛。


男生戴着入耳式的白色耳机,姿势随意地靠在椅背上,橄榄绿的坐垫映着他白色的连帽外套,毫不费力地勾勒出年少飞扬的意味。


而接下来的场景无论在哪种审美看来,大概都是颇美的。


望着窗外的少年听着耳机里不被旁人知晓的音乐,兴许是因为感应到了莫名炙热的视线,男生略为不经意地转过头,一双黑得发亮的眼就这么堂堂地撞过来,而此前一直被隐藏半边的脸终于在长崎七月的日光中露出了全部的真面目。


像是被打扰享乐的猫。


又像是不耐骚扰的斑虎。


 


《列车》


井程静静地看着这与地平线平行的方形,心情忽然缓了起来。


她想起来刚到长崎的时候乘的那班列车,王俊凯也是坐在这样的位置,她当时有些慌张,也有些不乐意,却直直地撞上了男生的视线。


感觉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仔细想想却只是前天才发生的情节。


车站。旅馆。走廊暗黄的光。骚动的车。烧烤摊。一块卡斯提拉。烟火大会的约定。


……少年的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井程忽然想起了一支不算太有名的独立民谣乐队,他们有过一首娓娓道来的歌,歌词浅浅地唱着不符合语法结构的意象。


“我也记得你的模样/你曾是个少年


 你有深潭的眼眸


 你有固执的臂弯”


井程想着这段旋律,眼前却全是王俊凯尾端上翘的桃花眼,黑漆漆地看过来,像是一棵高大的苍松。


 


《教科书式倒追》


这下,连王俊凯都陷入了沉默。


谢榭抬眼望去,少年形状好看的桃花眼里冒着虎头虎脑的情绪,像牛犊,像童话里才有的七色鹿,而嘴唇微微抿着,现出一点紧张的弧度。


 


《飞走的日光》


坐在后座的男生,有所有好看的五官,细细软软的刘海,形状好看的桃花眼,抬起眼看你的时候,你会觉得那眼神有温度,像春天叮咚的泉水。


 


 《橘子汽水》


有风隐隐从窗外蹿进,拂动窗帘墨绿色的一角。


从窗外日光里走过一个男生,高挺的鼻梁和没有表情的侧脸,但睫毛却又长又密,在眼睛下方投下两片温柔的晕影;这晕影在陈兮兮心里跳跃了足足一年,无论何时都能描摹出无误的图景——她把某个人的名字在草稿纸上默写一万遍,仿佛这一万遍偏执的喜欢里,某个人便是与自己有关的。


 


《橘子汽水》


挺拔高瘦的少年从对面走过来,带着一脸漠然的表情,风拂动他的发,露出被刘海遮住的饱满额头,黑色的眼睛描出好看的形状,无波无澜似的直视着前方,偶尔身边的朋友说话,他才侧过头,回应上一两句,说到什么开心的,两颗虎牙从唇边隐隐探出来。


 


《橘子汽水》


忽然,窗外的男生像感受到什么似的,没有任何预兆就朝陈兮兮的位置看了过来。


陈兮兮眼睛眨也不眨,直愣愣地盯着王俊凯尾端上扬的眼睛看。


真是一双好看的眼睛,无人可以再复制的双眼皮,瞳仁里有熠熠的光,裹着从少年灵魂深处扑棱飞出的意气风发,此刻因为探寻,眼眸不是往常冷漠的向下微撇,而是堂堂正正地撞进陈兮兮的视线里,颇有些不由人拒绝的嚣张。


 


《Sound


那是温泽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人。


你可以拆开来去赞美他的每一个五官,但心潮澎湃下你看着他,神经里却只能蹦出两个字:


好看。


眉型好看,眼睛好看,高挺的鼻子好看,抿着的嘴唇也好看。


分开来看好像也没有什么太与众不同,但组合到一起却勾出惊心动魄的那种好看。


那是一个穿着成华校服的男生,发型非常乖巧,软软的刘海在风里动着,露出凌冽的漂亮眉毛;你看得出他素面朝天,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符合学生身份的地方,但他的眼神却很锐利,像隐隐渗出雪水的冰湖泊,有生人勿近的信号。


 


他在寒风里朝她们走来。


随着他走动的动作,少年的白色衬衫被风吹得鼓动了起来。


衣服下摆处摇动着,像渴望自由飞走的鸟。


——倒不如说,他自己就是一只随时要自由飞走的鸟。


 


温泽看到他发出冰凉的声音,消失在四季风里。


 


 《Sound


这风穿梭过人潮,朝温泽拥抱过来。


温泽望着舞台正中央,那是光应该要照到的地方,有让人沉迷的力量。


而此刻,那个地方立着一位踏着雪走来的少年,他来自山河湖海,为诗而来;他的胸腔、他的眼神、他低沉的声线,无不在诉说一个故事,尽管那故事不会圆满,也无人倾听,但有声音的地方就有光。


 


声音即是光。


 


《手到秦来》


秦恬过去追王俊凯的时候,喜欢跟风自诩妈妈粉。


但实则是货真价实的披皮,试问哪一个无知的少女不曾渴望王俊凯当她男朋友呢?


她一面觉得王俊凯损她是儿童好讨厌,另一面又忍不住为之悄悄地开心,那是一种躲在被子里都会呵呵直乐的傻劲,但不愿被任何人知晓。


夜色里发亮的眼睛,刘海被掀开时的猝不及防,贴上额头的芒果味冰棒,还有那个人满脸的促狭笑意,天啊,天啊,秦恬双手捂住脸,都没能阻止嘴角上扬的冲动把她的矜持化为一汪泡影。


……王俊凯真是个好奇妙的人哦。


她心里偷偷想,如果和王俊凯待在一起,感觉就算是看沙滩上小螃蟹爬三个小时,她都不会腻吧。


 


《手到秦来》


她想她又重新爱上王俊凯了。


不同于以往那种肆意添加了自己的想象,近似于疯魔的迷恋;秦恬在这个紫粉色的傍晚同记忆里的自己还有王俊凯握手言和,她忽然抛却了今天的种种不忿——王俊凯从来就不是她的,也不可能完全是她想象中的模样,尽管她那样喜欢他,未曾谋面的年少岁月,“王俊凯”这个名字就像一颗大白兔奶糖,可以随时叫秦恬开心起来。


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是纯粹又自由的风。


这风独自路过了冰雪地,才抵达如今的黄金塔;他时而沉默,时而又活泼;他把天真和世故杂糅一体,并不需要任何人的附会和理解。


他想唱歌的时候就唱歌,在独自一人的时候,他会偷偷露出最快乐的模样,他本无意叫某个人偷走这快乐,但偶尔窥得的秦恬却会心一击。


 


“咻——!”


你是我特别喜爱的男孩了。


 


《手到秦来》


清朗的镰仓夜色中,秦恬想到了一件温柔的事:


日本民族生性含蓄婉转,名家夏目漱石曾有一句“今晚的月色真美”,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句感慨,却被后人拿来作以隐晦又高明的表白方式。


它妙在何处呢?


因为与你在一起时的我心情就像被夏夜七里香哄得只想在被窝里打滚的小猫,我忍不住笑,忍不住觉得世界一切都太奇妙,我感谢这山间的风,感谢这天上的一轮白月光,啊,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今晚的月色真是太美了。


秦恬抬头看天边像弯镰刀一样的月亮,又偷偷去看不远处也同样在看月亮的王俊凯,心里想,是啊,今晚的月色真美,像你一样好看。


 


《恋爱达人》


林挽夏没走几步,男生就追了上来,追上来就追上来,一只手还牵住了林挽夏的,而且是那种十指紧握的、再肉麻不过的牵手方式。


独属于那人身上的温热从左手处传过来,像发射有力的子弹,“咻——”地一下就冲林挽夏心脏飞驰而来,这种十五六岁莽撞少年式的举动令林挽夏忍不住扭头看向了身边的男生。


王俊凯正得瑟地挤眉弄眼,笑意盈盈的,仿佛干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又是那种叉烧包式的傻气笑容。


林挽夏几乎是一瞬间就“心软”了,觉得头顶上飘过的云团都没有王俊凯一分可爱。


 


《恋爱达人》


粥实在算不上好喝,说白了就是白稀饭,一点味道也没有,好在火候掌握得当,稠稀适宜,米汤的味道很不错;旅馆房间的灯也不够亮,可能就是这样的装潢风格吧,昏黄的灯光映照下,男生垂下眼睛的侧脸好看得像是旧电影里的经典一幕,投射在颧骨位置的是王俊凯极长的眼睫阴影,一晃一晃的,像时间不忍心打扰的模样。


她忽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扑腾出来了。


 


《恋爱达人》


但这一刻。


不寻常的这一刻。


 


窗外的雨声像从天际传来的鼓点,混杂着隐隐约约的潮气,和一路经过捎带上的叶绿色,一齐冲这个方位扑棱飞来。


因为闷,房间里的空调被关掉了,此刻林挽夏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还能察觉到似乎小心翼翼的冬日寒气,丘城特有的阴冷覆盖上肌肤纹理。


卫生间的换气装置开着,门没阖紧,有运作的细微声响悬在气流中,像电磁波慢腾腾钻入了她的耳膜。


 


林挽夏想起刚刚王俊凯离开房间时印在自己额头上的吻,本来没什么感觉,此刻那个部位却好像被烫伤似的不断提醒她方才发生的事实,这突然高温的小范围区域可能触动了她体内的某个开关,让林挽夏觉得眼前的这个王俊凯陡然不一样了起来。


 


没有全干的湿发,舀粥的修长手指,因为自责一直有些皱着的眉头,微微垂下视线的眼睛有着极好看的形状,认真又沉静的侧脸在光晕中有一圈描线,她才发现他不笑时嘴角是自然向下的,看起来竟有些寻常时候见不到的阴郁冷酷。


把粥喂到她嘴边时,王俊凯的视线跟她的撞了个正着,于是冷硬的线条忽然一下子柔软了,他定定看着她,瞳孔黑漆漆,令人想起了不见底的深潭,但那深潭里的水波纹柔和,一圈一圈泛着极温柔的涟漪,然后一眨眼又不见了——王俊凯低头复去舀粥。


 


规律性往复的动作,规律性响起的雨声,规律性扑通扑通作响的心跳。


林挽夏恍然大悟。


爱是什么?


 


爱是瞬间。


 


《恋爱达人》


林挽夏深觉世间万物果然都是遵照能量守恒定律发展的。


所以她之前有多觉得谈恋爱没意思、多自以为不会对谁动心,现在就有多沉迷谈恋爱无法自拔、多迷恋王俊凯。


是的,她觉得她已经不是“喜欢”王俊凯了,而是“迷恋”他。


 


迷恋什么呢?


迷恋他尾端微扬的眼角,一只外双一只内双,迷恋他笑时风从额角吹过温柔的黑发,迷恋那个命运的瞬间,雨声淅沥,灯光昏黄,而头发半湿的男生低头舀着碗里的粥,侧面望去有世界上最专注的眉眼。


王俊凯常让她觉得奇妙,因为他一会儿像无所不能的男朋友,好像任何时刻都稳操胜券,什么事情交给他都无须担心,他大方、从容又体贴,甚至连体贴的方式都周到得恰到好处;然而有时候他又像个会撒娇赖皮的孩子,黏人又爱耍流氓,你稍微不理他他就生闷气给你看,高兴时却喜欢搂着人又蹦又跳。


你看起来好像拿他没办法,但实际上又在心里窃喜,这样的宝贝人间哪有几回闻呢?


 


《恋爱达人》


“你有时候对我跟对小睿似的,”林挽夏笑,拿他没办法,“是不是老天在你脑子里安了一项宠溺别人的天赋?所以你……”


“什么?”


王俊凯勾起唇角,定睛看她,眼神亮晶晶。


这亮晶晶的眼神直直望进林挽夏内心深处,逼得她不知怎得,突然有些害羞了起来。


唉。


事实上,和王俊凯在一起也快两个月了,亲也亲过,抱也抱过,但这样被王俊凯凝目瞧上一眼,她还是忍不住会觉得轻飘飘、黏糊糊、甜滋滋。


恋爱的力量真是摧枯拉朽,连她这样自诩冷感的人都被激发出了少女心。


她躲避王俊凯的视线,继续说下去,只是这次因为害羞,声音小了一些:


“所以你,……才这么有魅力。”


  


《脸红的思春期》


三月的阳光轻轻笼在男生身上。


他趴在课桌上,双臂抱着垫在毛绒绒的脑袋底下,露出来一点点光滑的皮肤和右眼纤长的黑眼睫,脖颈的线条优美,由于姿势原因肩胛骨若隐若现;偶尔有清风拂动,窗帘摇晃间,落在他身上的光影也随之跃动。


  


《脸红的思春期》


陆思恺还有些回不过神,只愣愣点了头,便看着男生的背影在视线里慢慢走远。


此刻还是上课时间,小道上静悄悄,而日光落在王俊凯的黑发上,似雾一样轻,可风却有着明快的节奏,预示着人间三月天,春日即将来临。


  


《脸红的思春期》


四月份的X市像不经意撞进春日怀里的梦境,轻风拂来,令陆思恺不由得想起了林徽因那几句诗,它说四月份,“轻灵在春的光焰中交舞着变换”,又说“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而“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自行车一路经过了石板路小岔道,经过了市政府门前摆着的一株株绿色植被,经过了风铃叮当作响的书店,眼前的男生有不算特别宽厚的肩膀,风拂动他的发,吹来少年的气息。


陆思恺心想,王俊凯哪是云烟,他更像一阵风,甚至是疾风,是青草地奔跑而过,是篮球场挥汗如雨,可有时候他又是一场绵绵雨,他会用湿漉漉的眼神看你,以为自己很冷酷,其实又温柔得不可思议。


 


《脸红的思春期》


看到喜欢的人冒着雨也来见自己的感觉是什么颜色的呢?


要陆思恺说,一定是粉红色的。


她看着门外发尖略有湿意的王俊凯,目光从男生漆黑如墨的瞳孔流转到他抿着的唇,脸上的笑容是掩不住的甜蜜。


天哪!她怎么就这么喜欢王俊凯呢!


王俊凯为什么就这么可爱呢!


好想抱着王俊凯又亲又啃,告诉他自己好爱他哦!


陆思恺整颗心都要被蜜泡胀了,丝毫不觉得自己的眼神火辣辣到吓人的程度。


王俊凯本来被X市晚高峰+暴雨搞得分外不耐烦,但陆思恺的眼神攻击力实在太过强劲,使得他的那点不耐烦在这样的眼神下立马跑得一干二净,王俊凯现在的想法是:


陆思恺今天又遭遇了什么?怎么好像又傻了一点?


 


《脸红的思春期》


男生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扶在了自己腰上,而他们两个人此刻身体是紧紧挨在一处的,对方的温热毫无顾忌地透过皮肤传递过来,带来灵魂隐约的颤栗。


但最折磨人的,是王俊凯的眼神。


黑暗里只有对面大楼投进窗户的微微光亮,而男生背倚在门上,低头看着自己,眼神黑漆漆,又带着明晃晃的光,像一汪要把她拽进去的、波光粼粼的深潭水。


 


《脸红的思春期》


这么一想,她便释然了,就当王俊凯是她一场美梦吧。


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个黄昏,所以黄昏的橘粉色贯彻了陆思恺的思春期。


这思春期真是好,那些美好得叫人心碎的剪影里,有初见时男生从兜里取出那张科测验纸时脸上的窘迫,有她裤子脏了男生脱下外套递给她时她当下毫不自知的心悸,有夕阳下男生发现她伪造签名从背后圈住她近似拥抱的温度,有那抹不经意间落在颊边的吻,有练习仰卧起坐时布垫绿油油的颜色,有他们一起参加社团活动看电影时男生递来的纸巾和光影跃动间男生线条柔和的侧脸。


最动人的、最珍贵的,是单车后座的颠簸,一路温柔拂着的晚风,手掌心的温热,轻轻吟唱的歌,他是为她带来无数奇迹的如风少年。


他是明亮的、桀骜的,不服输的;同时又是温柔的、神秘的、试探不得的,他若即若离,又大胆又怯懦,他好像什么都懂,其实又什么都不懂。


 


如今她可以很自然地说再见了。


再见,我的少年。


 


《脸红的思春期》


陆思恺抬头,正好迎上男生垂下来的目光。


那目光幽深似井水,又轻快如明月。


她不由得心里一颤,撇开头去。


王俊凯却凑到她耳边,不容她躲闪地轻声说了句,“演出结束后等我。”


 


他的声音低低的,混着微妙的热气,令陆思恺的心像被雾气打湿的一片云。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点点头,反应过来后又急忙想拒绝,可王俊凯却揽住她的肩膀,属于少年身上灼人的温度像一粒瞄准陆思恺的子弹,令她忍不住一阵颤栗。


王俊凯又接着低喃道,“你今天……真好看。”


 


《脸红的思春期》


他还是一个没有彻底变成大人的少年,有明亮的眼睛,在这满室的暗光里扑闪着视线,嘴边勾着笑,语气坏坏的,问她,“能让我亲一下作为奖励吗”。


  


《脸红的思春期》


拥挤的民宿大堂上空回旋着王俊凯的歌声,那声音如同一阵清风,裹挟着年少时光的温热,伴随着窗外隐隐的海浪声,飞进了陆思恺的耳朵里。


陆思恺直直望着舞台中央的那个少年,他也回看着自己,唇边有无奈又温和的笑意。


她噙着两眼眶满满的泪,觉得王俊凯现在一定觉得她特别傻。


那有什么办法呢,陆思恺也跟着他一起笑,眼泪慢慢从两颊滚下来,就算她特别傻,王俊凯以后也别想赖掉她了。


 


夏夜的风一如往日地吹。


听,那少年的声音在风里唱:


 


我很想保护你。


  


《有处遁形》


季恩想起昨晚无意中瞥到的男子有惊艳的侧颜线条,指间的烟没有放在唇边,任细细的白雾翻滚着,装饰着他的手背线条,那是一双完全男人的手,青筋分明,指甲齐整,而被季恩忽然直呼其名,他投过来一抹漫不经心的漠然眼神。


 


像一只冷酷又自私的猫。


 


《有处遁形》


从阳台倾泻进客厅的白色日光中,男人的桃花眼有绝妙形状,像两尾急着跃入春日的鲤鱼。


许是休息得好,他今天的脸色比昨晚要好上太多,嘴唇都比往常要显得红润。


季恩也不知怎得,头一回生了主动的心思。


眼睫毛颤动着,她头脑一热,唇就印了上去。


 


这是稍纵即逝的一个吻,发生在电光火石的刹那,令两人都感觉到了目眩神迷。


王俊凯本也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季恩今天忽然开了窍,所以一时半会竟没有反应过来。


有风吹动了窗帘。


落在地面的亮白色光影像河流一样,有莹润的光泽。


他忽然翘着嘴角笑了一下,眉眼弯弯,眼睛发亮,全然的天真无邪,像一个小孩得到想要得不得了的糖果而夸张的心满意足。


季恩怔愣地看着他,听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慢慢失了往常的频率。


 


 


 


 


 

评论

热度(252)

  1. unique° 唯一卷毛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